美国夏校的人生思想感悟

by Joy Lin

by Joy Lin

Student from La Jolla Country Day School, Class of 2019


半年前开始准备申请波士顿大学夏校的时候,遇到过最难的问题就是,你为什么去上夏校?
这个问题和“你以后想学什么”的回答难度不分上下。为了荣誉学分,为了适应大学,为了不放纵假期。自己思考了很久,也和旁人争执了多次,最后我决定省事地把两个难题合二为一打包解决。于是对所有人宣称,我上夏校的目的是寻找自己真正想学的东西。
逐渐地我发现,来这里找目标、找兴趣,最想找的好像还是自由。而自律,是我能让步给自己最大的自由。

1.关于课程
我选了心理和哲学,感觉自己一整个暑假都在修仙。
不过学喜欢的内容,会发现连教科书都比小说好看。大学的教授有时候会布置观看电影或者阅读微小说的任务,但例行的作业都是课前阅读几章教科书的内容,尤其是阅读需求量很大的心理学。
从小最讨厌预习的我第一次尝到了提前阅读的甜头。作为一个强迫症的笔记开始学会变得简短清晰,上课的时候明显感觉思路很流畅,就算开个小差也能很快跟上讲课的进度。当然还是会要认真听课的,为了捕捉书上读不到的内容。这种感觉就好像追韩剧被剧透,但还是不舍得快进,得目不转睛咬着手绢一点点看完才能作罢。
有着任务的紧迫感,逼着自己每天不停阅读英语,渐渐发现不止是学科内容,还有高中暑假要求的原著都突然变得很轻松。也能快速浏览,也能细细思读;能讲出故事梗概,也能捕捉有趣的细节。我一向都只热爱中国的文字,现在竟也能品出英语文法的美感。
光是阅读吸收肯定远远不够,也要试着学会自己思考,要会提问,和课程有关的抖机灵也好,枯燥费解的题目也罢,自己的观点和好奇才是最有价值的部分,教授也会愉快地说笑解答。因为就好像毒舌王尔德说过,没有什么值得学的东西是教得会的。
不同的教授有不同的打分习惯,相似的是考试成绩都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。心理除了教授的要点幻灯片外,有必选的每周讨论课,也就是助教带着一起概括地复习解疑;哲学教授在考前会上传大纲及额外的习题,随时回复邮件问题。但如果缺少了自行一遍遍地整理笔记,这些就都变成了鸡肋。
预习、听课、作业、复习,全部都是要靠自己的安排。

2.关于健身与吃
夏校的课和大学的时长差不多,一节课连续坐着至少要两三个小时,所以其他自由的时间我常常都会站起来踱步伸展。除此之外,还要每天自觉定量运动。
每天早上起来出去跑二十分钟,回来做完拉伸运动正好赶上吃早饭的最后时限。消化调整一个小时后,开始在房间地板做有氧运动,卷腹平板撑俯卧撑还有一些练肌肉的动作,一个都不能落下。再次拉伸完,复习一下拉丁舞和街舞动作,湿答答地去浴室后才能坐下学习。
跑步途中偶尔会见到芭蕾舞学院的人,感叹如果我有那种又细又直的大长腿,怎么还会在这练体?可是他们付出的努力我做得到吗?他们生理心理的痛苦我忍得了吗?做不到,忍不了,那我就跑自己的吧。
看到比较臃肿的人也会莫名对未来充满恐惧,我以后绝对绝对不能成为这样,这对我来说太可怕了。所以一定要跑下去。会想起国内的体育课,对自己的进步沾沾自喜;会想起美高每年三个季度选了五个运动的同学,比起他们我又算什么厉害。
然后不知不觉,一天的运动分量就过去了。六周的夏校加上之前三周在波士顿上SAT课的时间,一天都没有落下。因为是清闲的暑假,有时还会和同学约去健身房再泡上一两个小时。
在大学自助餐式的食堂,没有住家或父母的约束,健康与不健康只有一个柜台的距离。杜绝了学校聚餐可能会经常吃的汉堡和披萨,多拿先吃蔬果和白肉,少油少糖少碳水。久而久之会发现,那些高热量食品的诱惑其实并不能战胜对自己的克制力。
人的欲望是无限的,尤其是对食物与身材的执念,是一辈子的事。所以有人会陷入神经性贪食症和厌食症的往复,所以才会需要对自己的控制与妥协。自我管束下的健康身材了不起吗?真是太了不起了。

3.关于住宿
波士顿大学提供给高中项目的学生宿舍都是二人间,每个人配有书桌、书架、单人床、衣柜和梳妆台。和室友的共同空间不算小,却肯定需要形成让对方都舒适的相处模式才能活过这六周。
我和室友其实并不在同一个项目。不同于我根据选课决定时间段的Honor,她是RISE,一整天都要泡在实验室里做研究。加上不同的生活习惯,每天相处的时间并没有太多,但相错的日程其实更需要我们俩之间的沟通。需要拉窗帘的时候总是询问对方的意见,锁门之前会先确认对方带了钥匙,离开或回来都互相打招呼,暂时摆放物品在地上尽量不占用太多空间,如果有朋友要来也会先和对方商量。
白天的忙碌过后,夜晚的睡眠也很重要。每天晚上楼层都有十一点或十二点的宵禁会议,有人选择提早定好闹钟躺下,开完会继续倒头便睡,也有人熬夜甚至直到会议之后再两三个小时。
你见过早晨四点的太阳吗?我没有见过,也不想见。大部分时候我是嗜睡的第一种人,为了早上能够起得来跑步。
我的室友见过,那个时候她一般刚要睡下。我是某天没有睡熟,发觉她关灯的时候好奇看了下时间偶然发现的。如果她这么久一直开着的不是床上方最大的那个长条灯,并且吃零食的时候塑料袋声音能再小一点,我大概永远都不会发现。
晚睡的结果就是,早上起床会变得无比的艰难。哪怕设了6:40的闹钟,室友也会一动不动地躺尸直到我7:20的起床时间。
委婉地和她谈过一次,提出既然都一样时间才起床,不如我可以叫她起来的建议,不过大概是太委婉了她没有理解,或者她自己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吧,只是一个劲儿说谢谢。第二天闹钟又准时响起,她较早地按掉继续睡,然而之后的几天又恢复原样,有时候甚至比我更迟起。算了,反正两个人闹钟时间相差不算久,自己也起不来询问她能否按掉,还会徒增尴尬。不过当自己的闹钟响起的时候,因为能理解被吵醒的烦躁,所以会尝试尽量快速地按掉。
能让步的就妥协,能帮忙的就伸手,不委屈自己的情况下尊重别人的习惯,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也要生活得舒适。住宿是配合,却也要自己规划很多。

4.关于社交
第一个认识的人肯定还是室友。不久便发现生活上虽然有摩擦,但其实很默契。每天没有那么多活动,话少人闷,极度追求整洁,会关心照顾对方,但也仅限于普通朋友的程度。出去玩和吃不会一起约,平时在房间也是各做各的互不打扰,更不会谈心到大半夜。
这也没什么,人的交往不是看默契的。
也肯定是会和亚洲人先熟络起来的,再慢慢地往说不同语言的同学发展,还有不同项目甚至是年龄相差较大的人。不要灰心交不到朋友,有的人不喜欢不合适就不要去碰,但也要友好对待。
对谁还是都一样,不影响自己生活的情况下,能够帮助别人的地方就多帮一点,无论有没有得到回报的机会。逐渐地,有了可以一起约饭散步逛街的人,也可以独身自由地去食堂或晨跑购物;有了可以互相问作业的同学,也有了郁闷的时候可以去对方房间待着的朋友。

舞会的时候不像在高中第一次那么放不开,当作运动和发泄,踩着高跟鞋和同学疯狂地蹦跳了两个多小时;达人秀也积极地参与,用着同学帮忙剪辑的音乐表演了拉丁舞和街舞,想着反正只有六周的相处时间,不用怕丢脸。
做什么都堂堂正正,洒洒脱脱,把自己打理好了,值得吸引的人就会自然过来了。

写了这么多,算是对自己六周以来的总结和半年疑惑的交代了。因为在波士顿大学夏校体验了完全不一样的生活,或是之前一年所积蓄的爆发,我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转变。虽然根据Skinner的作用反射理论,熟悉的环境会触发原来的行为,可能回到学校的我又变成了安静敏感犹疑的人,但这段独立自由的经历肯定会在未来某一个地方,等着我再次唤醒并真正掌控它。【中二病也要读夏校】

0 replies

Leave a Reply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